[巡堤剪影]陈克俭:武汉港23码头闸口前战洪峰

长江水位渐渐回落 防汛大军继续在坚守

(荆楚网2016年7月29日报道 记者裴斌)18年前,当一次次特大洪峰逼近武汉,位于武汉关的武汉港23码头闸口由于地势最低成了险中之险,一旦洪水冲入武汉关,武汉将遭灭顶之灾。那一年,陈克俭作为守闸队伍的一员,站在了23码头闸口处,保卫着身后的家园。

18年后,又是武汉关,水位已经突破28米,正是武汉内外告急的时刻,陈克俭再次站在了23码头闸口处,向洪水宣战。

726日,连续放晴过后的武汉关,烈日下,江水没过23码头停车场足有1米高,三三两两的市民围靠在围栏上钓鱼。武汉港务集团客运站安全生产部经理陈克俭站在临时筑起的闸口围堰上,眼睛死死盯着江面,额头上满是汗水。

23码头闸口是武汉关至王家港8个码头闸口地势最低的一个。71日晚,武汉暴雨瓢泼,长江水位持续上涨,突破设防水位,江岸区防指下达封闸令。陈克俭清楚的记得,下封闸令时水位是25.4米,水位还在不断上涨,水位最高时超出一墙之隔的马路1.5米。

洪水虎视眈眈,无论水位有多高,闸口围堰都要保证高出水面1米。“围堰增高1米至少加6根闸条,每根闸条重近400斤,全靠人工往上抬。”陈克俭说。经过日夜不息的坚守,长江1号、2号洪峰安然过境。

时过境迁,长江水位渐渐回落,沿江多个闸口处仍然旌旗飘扬,防汛大军继续在坚守。26日下午1时许,陈克俭爬上闸口围堰,放下铁锹,拿起一瓶纯净水高高端起,“咕嘟咕嘟”猛喝了一大口,扬起胳膊抹了把脸。

武汉港23码头闸口的室外温度超过了40度 

没等坐下,陈克俭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是他的爱人。

“问我情况怎么样。”陈克俭低下头若有所思地说。

陈克俭的爱人身患癌症,去年做完手术后就常常是家里住住,医院住住。“以前是我照顾,这段时间是她自己在医院里面待着,自己订饭吃。”陈克俭说,“她知道我干这个工作,责任重大,有几天水位很高,她就经常打电话要我注意安全。”

721日,陈克俭的爱人出院那天,他特意请了天假把她接回家中,又买了些米和菜,好让妻子一人在家生活方便些。但刚过第二天,“坐不住”的陈克俭又上了闸口。“当国家受灾的时候,国家这个家是‘大家’,我的那个家是‘小家’,只有‘大家’平安了‘小家’才会好。”

“虽然有险情,但是我们的大堤依然坚固。”武汉港务集团客运站党委书记廖德明说,“虽然平时大家各忙各的,但洪水来临,从干部到员工,每个人都要自觉服从防汛大局”。

726日下午2时许,武汉港23码头闸口的室外温度超过了40度,陈克俭白色的衬衣被汗水湿得透透的,粘在身上。他胸前的那颗党徽也随着衣服紧紧贴在胸前。


陈克俭

(集团党委工作部)